当前位置 : > 红树林娱乐城 >

江南游食日记1-红树林娱乐

时间:2017-03-28 11:34

大学毕业三十四年,在台湾以及寰球各地的同学不断的商议,要在上海办一个江南游同学会。其实过去几年,在台湾的同学们就经常聚在一起聚餐或郊游,也有几位同学结伴来到美国,走访散居美南各地的同学。然而四十多位的同班同学,每个人都有本人的家业、事业要顾,所以每次同学会能够有十位缺席就很不轻易了。

而这一次的江南游同学会,筹划了良久,最后也只有八位同学参加,而且分两个梯次,十二天的行程中间,有四天是七个人,只有一个晚餐八位全到齐,仅管还有三十多位该来的没来,然而三十多年的岁月分隔,没有让我们变的生疏,反到不论是理性夜谈,或是胡闹瞎掰起来,却更有默契。

自年轻时就是秀气才子的地主Iris同学与虎背熊腰的企业家夫婿高昌先生,在上海经商多年,早已成了老上海人。未来的十几天,他们要带着同学们用脚踏遍上海大巷冷巷、江南水乡和黄山,更要带我们吃遍江南。

10月11日,这一天是我们来到上海的第二天,也是我们在江南十多天中,独一的半个大晴天。

一大早,我们由地铁十六号线的周浦东站出发,目标是上海市核心,在十分?张的人潮中挤上车,再转地铁二号线在国民广场下车。

上海地铁十六号线?张的人潮

出了地铁站,令人睁不开眼的阳光,犹如千万条彩丝绣花线从黄陂北路两旁的梧桐树缝中钻出来,点缀着法租界的浪漫,而宏伟的上海大剧院、和市政府则令人见到了狼子野心的中国梦,人民大道两旁依旧青绿的银杏树,和其中有几株已经挂满结实累累的白?,不过可以想见深秋之后,它会是的一条铺满黄金的大道。

人民广场四处的街景

走,走,走,快乐的向前走!

预约暮秋的黄金大道

在梧桐、银杏的树丛下,人民公园内艳丽的花海中,新颖壮观的上海大剧院跟人民政府大楼前,大夥儿早已迫不急待的拍照,留下一张张毕业三十多年后,年少不再的同游身影。

拍一张美美的照

已经是老上海的高昌兄,买了票带我们进入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,为未来十天的上海游,从老市区到新市镇,先作了一个立体和三D的大上海导游。

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内的大上海的模型

上海城市规划展现馆内的360度影片

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外的上海

替上海地陪伴学贤伉?留一张情深的侧影

出了规划馆向东行,也就是骄傲的上海人认为是老上海城地界,延着不宽的福州路老街,两旁狭窄的巷道里,不论老旧或是新颖的高楼公寓窗外,仍然挂着百年来习惯的万国旗,内衣、外衣随风摇曳,在寸土寸金的老区里,延续着理所当然的老传统,而这一带上海城的老市区,巷道两旁的生涯机能依旧十足,各种老店和新店林立,仍旧满足着老上海人的须生活。

仍旧挂着万国旗的上海老市区

悠游上海老市区

上个月才刚刚得到米其林一星的本帮上海老正兴餐厅,就在福州路上,不到上午十一点半,已经是坐无虚席,服务人员热心的帮我们乔了一个大桌,让我们兴高采烈的吃了隧道的上海大餐,老饕高昌兄点了油爆河虾、清炒?糊、八宝全鸭、八宝辣酱、正兴酱方、上海熏鱼、正兴脆?、和萝卜丝酥饼,以及一壶西湖龙井,开始了这一趟也可以定位为美食之旅的第一餐。

吃完午餐,依然不失文青气质的同学们随着人潮,漫步在福州路的老店或书城中。有人买书,我则是在几家文具店,买了十多只大小及功效不同的毛笔,算一算价钱,比台北师大邻近雷同毛笔还廉价一半。

上海最热闹的南京东路步行街

来!拍照喔!

下一个目标,外滩!

随后来到上海最热闹的南京东路步行街,此刻的大夥儿才本相毕露,在珠宝店、百货公司、食物摊前、甚至张小泉刀具店里迷失了方向,逛了好久之后,才随着人潮步向外滩。

人、人、人?到处都是人,这也是十二天江南游最深入的印象,可能是人太多了,或许是人行道太窄了,许多人干脆走在马路上。

和平饭店门口的人潮

已经是老上海的高昌兄,突然在和平饭店的旋转门前停下脚步。「这里面很棒的,我们能够进去遛遛,喝杯咖啡,或是吃个下昼茶!」

和平饭店

民国18年落成的上海外滩第一高楼-沙?大楼,曾经是华懋饭店,1956年改名和平饭店。座落在上海外滩20号,南京东路口,外滩上第一座花岗岩外墙的建筑,金字塔型的墨绿色尖塔也是外滩上最有名的地标。

悠悠如时光隧道的长廊

旋转门好似时光隧道,把我们转进了将近百年前法租借的豪华大洒店里。突然间,吵杂的声音全体被留在旋转门外,门内只有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,和兴奋的讲话声。

大厅

不太大,但是金碧辉煌的大厅,光可鉴人的地板中心的大桌子上,摆着一盆好大好大的新鲜盆花,插的全是最高挡的新鲜花材,四周墙上的大型老上海浮雕,向我们诉说着百年来上海的过往辛酸与荣耀。

长廊边的港式上海滩电影海报,看着阮玲玉的悲剧人生、梅兰芳的霸王别姬、周润发的上海滩、和李安的色戒…,而墙头上的隐藏式的音响,隐隐约约传来老上海的金迷纸醉,彷佛真的把我们带回上个世纪初的民国,向我们述说那一代的悲欢离合。

忽然,咚的一声,狭小却古色古香的老电梯门缓缓打开了,走出来两位金发碧眼,穿着时尚却优雅的白人女孩,高挑的身影,口中说的不是英文,?自吱吱喳喳的边走边聊,没有瞄我们一眼,然后钻进旋转门,消散在玻璃窗外的人群中,我望着她们的背影,真的怀疑,她们是从时光隧道走出来的。

我们几个人,不断的赞叹、四处拍照或彼此拍照,偶尔一位服务员走过,也没有多瞄我们一眼,似乎我们基本不存在。

望着大门与玻璃窗外,不仅是马路上??的人潮,南京东路上的任何一家店内,都挤满了人,但是这一段时间内,居然没有其余任何人走进门来,难道这大厅里,仍然是租届,我们真的走进了时光隧道?

可能是米其林午餐还没有消化,没有人对下战书茶或咖啡有兴趣,但是我们仍然逛了许久,这里摸摸、那里看看,拍了好多照,也不晓得多久之后,同学们才依依不?的走进旋转门,离开悠悠的时光地道,从新回到上海外摊的大千世界。

?上海外滩

沿着黄浦江的上海外滩,永远是人山人海的人群,我们站在黄浦江边,望着昔日老上海人口中不屑的浦东,逛累了,我们再搭地铁,穿过黄浦江底,来到摩天大楼林破的浦东,又吃了一顿富临轩大餐,然后和现在的浦东人一样,骄傲的站在大楼里,俯视着与昔日一样繁荣,如梦似幻的上海滩夜景。

?如梦似幻的上海滩夜景

(文章来源:红树林娱乐)